巍巍的昆仑

论阿斯加德图书馆的咒语多么神奇

*神族年龄成谜我还是懵的

*一个被锤哥宠的基妹



今天是个大日子。

Asgard的子民们要为他们的大王子举行加冕仪式。

他在少年时便征战九界,一次次立下赫赫战功,他的名字早已被九界的人传颂或畏惧,在人们心中的重量几乎超过Odin——Thor · Odinson。

但Odin此时一点也不为他最爱的大儿子而感到骄傲。Thor此刻单膝跪在他面前,极其平静地说出让他差点气到晕倒的事实:

“我不能举起Mjölnir了。”

对,被所有人认为是正义与勇气的代言人的Odin之子居然拿不起只看品格的雷神之锤,这事要是说出去没人会信。

要不是Thor真的是亲生的,Odin发誓他绝对会不认这孩子并把他扔去中庭。他这样还能当王?

旁边乖巧站着的Loki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的老头,又看了看底下跪着的哥哥,眼中明晃晃的三个字:你干嘛!

后者一个wink飞过去:帮你啊。

Odin好不容易勉强控制好情绪,忍着怒气:“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突然意识到,这些年Thor在外打架,他已经很久没看见Thor举着锤子玩了,每次回来手里不是捧着给Loki和Frigga的宝物就是敌人的首级,没有一次手里拿着Mjölnir的。

Thor欲言又止,跟他的弟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视死如归的闭着眼说:“第一次去外界参加战争的前一个月。”

众神之父彻底黑了脸,控制不住的那种。那你能在这么多场战争里活着回来还真是不得了啊!!我要你这个儿子有什么用!!

Thor偷偷撇了一眼他父亲,觉得还是不要把事实说出来比较好。


事实上,他不玩喵喵锤的时间都快超过五百年了。

应该是1200多岁的时候,Thor傍晚从比武场出来日常寻找自己底迪,然后又被从旁边花丛里蹦出来的Loki捅了。哦对这次捅的方式不一样,位置也不一样,对着心脏捅下去的。

结果Loki在碰到Thor的一瞬间就毫无预兆地瘫倒在地上。Thor知道弟弟这几天一直在图书馆看书根本不出来,但没想到Loki的身体差到了这种地步。他急忙蹲下来抱起弟弟想召来Mjölnir带着他们去Frigga那,但锤子根本没理他。Thor咬了咬牙,直接抱着Loki跑向雾宫并在心里咒骂了锤子无数遍,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心理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

Firgga在仔细检查过Loki后露出了一抹了然的微笑,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Thor,好心的提醒到:“我的孩子,你自己不感觉身体有哪个地方疼吗?”

Thor愣了一下,扯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心口——干干净净,一点血一点疤都没有。

Thor迷惑的抬头,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他的母亲说了一遍。Frigga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点:“Loki没事,你要有什么要问的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他吧。”

Loki醒来第一句话就是:

“哥哥你还能举起Mjölnir吗?”

Thor在心里感叹自己弟弟料事如神然后点了点头,刚想问问Loki感觉怎么样就见后者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甚至激动到扑上来给了Thor一个拥抱附赠一个响亮的吧唧。

Thor脑子里所有想说的话都炸成了烟花,身体僵硬的像是一块石头。

要知道上一次Loki亲他还是在他八岁之前。

再也没有什么能比现在抱在怀里又软又漂亮又乖巧的弟弟的一个吻更美好的事情了,Thor晕乎乎想着,感觉整个人生——哦不神生都圆满了。

Thor没看到的是,他亲爱的弟弟脸上绽放出了得意的笑容。

Loki,计划通✔


事情是这样的。

前几天他们跟三勇士偷偷跑出去玩的时候,一路上Loki总感觉Fandral鬼鬼祟祟的。等到Fandral小心的甩开众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坐下,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准备看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在干嘛?”

Fandral吓得差点没叫出声但也蹦出多远,转身看到笑眯眯的小王子想见到鬼一样:“Lo…Loki!!你怎么在这?”

Loki没理他,弯下腰把那东西捡了起来。那是一本书,封面一个字也没有,翻开第一页,上面有几个大字“怎样让人爱上你”。

此时还小的小王子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表面还是笑眯眯的。

Fandral见瞒不住,苦着脸压低声音对控制不住自己好奇心正在翻书的小王子道:“你可得帮我保密啊,这是我上次偷跑去中庭弄回来的,好不容易找个时间看看,让其他人知道我脸就没了。”

认真看书的少年抬起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白皙修长的手又翻过一页。

“8:让他变得跟你一样。”

Loki愣了一下。他记得他以前在哪本书上看过这句话。

回去之后他就泡在了图书馆里。Odin和Frigga认为他是对偷跑出去玩这件事的自我惩罚,因此十分欣慰并且让他别太累了,而同样跑出去的他的傻哥哥被Odin拎到了比武场并说明每天晚上不到饭店不准下场。

在花了四天时间把所有书几乎翻完了之后,Loki终于在禁书室第九个书架的第八层第七列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道法术,或者说,是一个类似于诅咒的东西。

“如果被施咒者对施咒者有足够的爱,两人身上会出现相同的印记,这会使被施咒者逐渐变的与施咒者一样。如果两人之间没有足够的爱,被施咒者的心脏会一直疼痛到死亡。”


可这么好的检验真心的法术为什么会被列为禁书呢?

事实上,那个所谓的“变的一样”根本不一样。书里没有一个字指出“变的一样”到底是哪里一样。更何况没人知道被施咒者会变成什么样,因为之前那些被施咒者都因为不够爱直接疼死了。


作为诡计·不搞事不舒服·之神,Loki瞬间找到了被施咒者的最佳人选——Thor。如果Thor不爱他死了也无所谓,爱的话变的和他一样Mjölnir就别想举起来了。天知道八岁那年他没举起锤子被Thor笑了多久,最后实在忍不住变成蛇捅了他一刀。

打定主意的小王子花了半天时间学会这个法术后就兴冲冲的跑去找人了。

然后现在Thor乖乖的坐在床边听Loki讲故事,还时不时给床上的人倒口水喝。

“父亲说过我们俩只能有一个当王,现在你举不起Mjölnir,我们俩就是公平竞争了。”Loki懒懒的总结到,“所以,现在说说怎样让别人不知道这件事?”

“???不是公平竞争吗?虽然我是想隐瞒没错但你应该告诉父王啊?”Thor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你傻啊,”Loki一如既往地嘲讽着,“万一他现在对我俩都不满意再在外面弄个弟弟妹妹什么的回来培养咱俩都没戏。所以现在,我们俩算是一个阵营的了。”

另外一个阵营是Odin和那个不存在的假想敌。Thor内心默默吐槽,没敢说出口。


换算成中庭年龄才十岁出头的小孩脑洞大到飞起。


“那小刀……”Thor还有不少问题要问。

“幻术,逗你玩的。”

“……为什么?”Thor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玩的。

“我喜欢小刀不行吗!好了好了别问了,先去找谁?”Loki有些不耐烦。

“Heimdall。”

“Frigga。”

……

“那这样,”Loki喝了口水掩饰自己的尴尬,“你去彩虹桥我去雾宫,希望你能说服那个家伙,然后我们在……嗯闪电宫集合吧,到时候再去想之后的事。”

面前的人没回他,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傻笑。

或许是真的太傻,傻到Loki都忍不住看着他的笑脸笑了出来。

“我们真的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聊过天了。”等到两人笑够了,Thor抿了抿嘴,认真的看向Loki的眼睛。

两人的眼神对上。Loki被那天空一样温柔的蓝色看的有些发愣,反应过来后轻轻的笑了笑:“以后会的,去吧。”

“遵命,我的诡计之神。”


Thor其实不太明白。不就一个锤子的事弄的这么麻烦干嘛??不过弟弟开心就去吧,反正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抱着这样心态的大王子站到了Heimdall的面前。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守卫者面无表情。

“父亲现在因为外界的战争已经很生气了,我不想再让他不高兴。”这是真话。

“那你就应该做一些会让他为你感到高兴的事。”

“嗯?”


“母亲。”Loki走到Frigga身后,声音细如蚊呐。

爱神笑着拉他坐下:“你的法术增进了不少。”

“可是我……Thor他……Heimdall……”银舌头少有的不知道说什么。

“他举不起Mjölnir,并不意味着他心中失去了正义与勇气诸如此类的东西。”Frigga温柔的摸了摸Loki的头发,“事实上,他仍然有资格举起它。”

“可Thor自己说的……”

“他对于Mjölnir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孩子。”他们的母亲对Loki眨眨眼,“Mjölnir的要求是心中绝对正义之人才能举起来,而Thor当时可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我想,他当时心里应该是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的状态吧。”

“所以……是那个咒语的作用还是他自己?”Loki还是有点迷惑。

“是他自己。”Frigga耐心的跟小儿子解释,“毕竟如果他不爱你,那个咒语根本不会生效,不是吗?”

“那Thor现在在Heimdall那……”

“Heimdall什么都知道。别忘了他可以看到所有,但他可不一定什么都跟Thor说。”Frigga也好像什么都知道。

Loki愣愣的。他觉得自己需要缓一缓来接受这些信息。

“我们都爱你,我的孩子,”Frigga以为他是在为这件事发呆,“这一点毋庸置疑。”

Loki定了定神。他觉得回去慢慢思考比较好。他站起身面对母亲:“您不会告诉父亲的,行吗?”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恳求。

“当然,”Frigga给了他一个拥抱,“这是你跟Thor的事。”


Thor大老远看到Loki走过来,兴高采烈的迎上去结果发现弟弟看起来并不开心。

“怎么了?不高兴?母亲说你了?”Thor一脸担心。

Loki沉默着往火焰宫走,Thor急忙跟上。直到Loki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后,他才闷闷的开口:“你还能用Mjölnir。”

“那就能用呗。反正我也不用。”Thor兴冲冲的要跟Loki说他之后的打算,结果被后者打断:

“问题不是在这。”Loki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勉强压下心中的火气解释,语气里还有一丝委屈:“我花了五天时间找到这个法术,但现在等于是一点作用都没起。我白费了五天时间,换成平时我起码能再多看三本书!”

“你这五天没有白费。”Thor把自己的事放在一边,认真的看着Loki,有些急切的说到,“你证明了我是真的爱你。并且这份爱会一直持续到我死亡不是吗?当然我爱你这一点无需证明,但让你安心一点也是好的。你不是说我们现在是一个阵营的吗?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像今天这样多跟我说说,我会好好听的,行吗?”

Loki愣住了。他感觉今天好多事情都超出了他的预料。应该不是这样的啊……?

他心里的那股无名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

然后他笑了,眉眼弯弯:“好啊。”


“所以,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我要上战场,”Thor的眼睛里闪着光,“不需要Mjölnir。Heimdall说这样我会成长的更快。我不是什么事都要靠锤子。”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Thor回忆往事。

一名侍从走了进来,恭敬的对Odin说:“神后请您过去,说有要事商量。”

Odin缓缓点了点头。他走到Thor面前:“我希望你是对的。”

“当然。”Thor低下头。

Odin抬起手指向他跪着的儿子:“我以众神之父的名义,赋予Mjölnir新的意义,除正义之人外,雷霆之神Thor此生挚爱之人也可举起,其他人不可撼动分毫。”

Odin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Loki,转身走了。

大殿里就剩下兄弟两人。

Loki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处于懵逼状态中。他的哥哥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手一挥召来了Mjölnir,掂了两下递给Loki:“你试试。”

Loki看着Thor脸上的笑容,有些犹豫:“你和父亲刚才……”

“你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Thor用另一只手搂着他弟弟的腰往外走,“别忘了他可是全知全能的众神之父啊。现在想想我们那时候真是幼稚。拿着。”

“你那时候怎么就突然聪明选择上战场了呢,不然估计现在参加加冕仪式的就是我了。”Loki小心翼翼地接过锤子随口吐槽到,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震惊:“所以父亲这是……同意我们了?”

“大概吧。”雷神耸了耸肩,“昨天我去母亲那聊了聊,问她我能不能在成为新王后娶你当王后,她没反对。”

我去你的Thor还敢把这事告诉Frigga!

“母亲她……”银舌头此时只能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心里的小人却恨不得跳起来拎着锤子往身边这个傻逼的脑袋上敲。

这事还好意思大肆宣扬的??!

然后他看到Thor装无辜的表情闭上了嘴,艰难的扯出一个优雅的微笑,把在他腰间就快摸到屁股的咸猪手扒拉开:“殿下我们到了,推开门去吧。”

“等一会。”Thor说完之间吻上了Loki的嘴巴,“在那之前我还需要一个吻。”

Loki顺从的张开唇瓣,两人的舌头在口腔里纠缠。

1,2,3,4,5,Loki心中默数,然后把锤子顶在Thor胸口,用力推开了他的兄长。他舔了舔嘴唇,朝Thor扬起一个挑衅的笑,把Mjölnir扔给后者转身离去:“祝你好运,哥哥。”

Thor下意识的接过锤子,学着Loki的样子舔了舔嘴角,也笑了:“不乖是要受惩罚的,弟弟。”

他推开门,大步走进殿里。




其实没写完......算了就这样





一个脑洞

双云情歌对唱嘎子激情忘词,一转头看到大龙含情脉脉的眼神大脑一片空白开始瞎编歌词

“我的心里没有你只有他~,你要相信我的$¥-&#%~,没有你才是我梦想,没有你才$/¥:&Ajzn,我的心里只有他~”

大龙:???

一个脑洞

突然想到龙族AU...

就是有点像楚子航跟夏弥那样...

Loki出生于屠龙世家,父母给他取名都取北欧神话里的,现任学生会会长,一次学校在哪个地方发现有龙王出没派Loki领队去解决

Thor是龙王(随便哪个),醒来后变成人在大陆上生活

然后两人随便在哪碰到,一见钟情或者是上上上上上上上辈子的姻缘什么的导致他俩很快就在一起了,然后学校或者是Loki发现Thor就是龙王然后....没有然后了

有太太接梗吗!!

如果洛基在诸神黄昏里就死了

提前匆忙赶出来的给自己的生贺!(虽然文笔超渣)


没什么事但对于雷神4再小声bb一句:标题...太!难!听!了!




“你要是在我身边,我真想抱抱你,弟弟。”索尔颠了颠手里的瓶盖,冲洛基砸了过去。

瓶盖从洛基的肩膀穿过掉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他亲爱的弟弟摊了摊手:“再等个几千年去英灵殿里抱我吧哥哥。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你的弟弟死了你难道不为他的兄弟象征性的表示悲伤一下吗?伟大的雷霆之神可真是冷漠啊。”

索尔喝了口酒,挑起眉:“我不相信你那充满计谋的脑袋里没有一个能让你逃出来的主意。”他原来想说“诡计”来着。

“其实是有的啊,很多种方案,不过我没想到苏尔特尔醒的这么快,手一挥我就没了。”洛基一脸无辜,“或许是火焰巨人对霜巨人有克制力什么的?管他呢,生活中总是处处充满着惊喜,不是吗?让你失望了哥哥。”

索尔没有说话。

“好吧,其实还是有一件好消息的。”洛基打破沉默,“返回的时候我把宇宙魔方拿走了,本想让它带我过来的结果它自己跑了,现在应该在船上的某个角落吧。”

“但我不需要这东西。”

 “你总会需要的。”洛基的声音微不可闻,随即扬起了一个笑脸,“你就当…是阿斯加德留下来的最后一件物品?也是我留下来的最后一个东西。”

索尔沉默。他放下酒杯走向他的兄弟,在后者面前站定,伸出手想要像以前那样摸摸眼前人的脖子,虽然他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你还能——”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说的手停在了半空。他知道他碰不到他但这也太糟了——

他宽大的手掌穿过虚影,停在洛基的脖子中间,就好像——

“这让我感觉像是被你掐着脖子一样。”洛基抱怨着后退了一步,摆了摆手,“对不起哥哥。要知道我虽然只是个虚影但看起来也不好受。”

索尔突然感觉心里闷的慌。他略显急促的把手放下,说完了后半句:“你还能在这呆多久?”

“啊,这可不好说。我在英灵殿跟命运女神们做了个交易。能呆多久取决于她们。”洛基冲索尔眨了眨眼,“不要忘记在新阿斯加德为我造一座雕像,让他陪着你走下去。”

“不会的。”索尔咧了咧嘴,穿过洛基,在那个掉在地上的瓶盖的地方停下。

洛基好奇的转身看着他。

索尔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握在手中,用的力越来越大直到他感受到了一丝疼痛。

他转身看向洛基的眼睛,语气坚定:“我会变强,然后去英灵殿接你回来。”他顿了一下,“还有他们。”

洛基的眼睛一直都非常漂亮。那仍然是一汪碧绿的潭水,清澈但却摄人心魄。只是…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不可捉摸的哀伤。

漂亮眼睛的主人轻轻的笑着摇摇头,欲言又止。

索尔发现面前人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慌。

“看来她们对我不太友好。”洛基歪了歪头,“去吧哥哥,你的子民在等着你。勇敢的去面对未来吧。”

“不,洛基……”索尔上前一步想抓住他的弟弟,可再次从虚影中穿过。

“再见了。”洛基的脸上仍然带着笑容,是那种浅浅的、让人感觉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那种笑容,“I assure you ,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洛基!洛基——!”索尔大吼着扑过去。他摔在了地上。他的弟弟在他的手里碎成点点光芒,慢慢消散在空中。

他愣在原地。


半个小时前。

洛基看了看眼前巍峨庄严的大殿,又看了看身后的比武场,立即明白了这里是哪并且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他抬脚走近大殿。

“命运三女神。感谢你们回应我的召唤来到——这种地方。”小王子优雅的对本不应该存在于瓦尔哈拉的女神们鞠了个躬,脸上的笑容完美但又拒人千里,“我想和你们做个交易。”

“你本没有资格与我们做交易。”现在女神开口,“但我们欠奥丁一个人情,洛基·奥丁森。”

聪明的诡计之神当然知道。在他还很小很小小到和索尔一起坐在椅子上听奥丁讲故事的时候就知道。奥丁说过他们可以拿这个人情向诸神寻求帮助,当然,杀人除外。

所以他在宇宙魔方没带走他的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帮上忙的人情。毕竟他可没看到过奥丁向谁寻求过帮助,而他的傻哥哥很可能早就把这事忘掉不知道哪去了。

然后他成功了。

“据我们了解你与众神之父的关系并不和谐。”过去女神有些好奇,“为何你还要使用他赋予你的权利?”

“他已经不是众神之父了。”洛基的笑容僵在脸上,语气里少有的带了些烦躁,“他死了。”

不过是一点怨恨加上很多很多的失望罢了。这并不意味着他讨厌奥丁的权利。反正奥丁死了他也死了趁自己还能用的时候赶紧用,不然以索尔的性子这个人情怕是白欠了。

想到这,洛基终于露出一丝真心的微笑。

“你是说’交易’而不是帮助。你到底要干什么?”未来女神皱了皱眉。

“当然是我需要付出代价的请求。”洛基顿了顿,“我…想投影到现实世界。放心不会很久。”

殿内安静了好一会。

“你拿什么来与我们做交易?”

任何。或是所有。反正他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他耸了耸肩:“好吧,这里的人都不会喜欢我的,我也不喜欢这个地方,你们就随便把我丢到哪个地方然后…在以后的轮回里都不回来碍你们的眼怎么样?对了,我还要看到索尔的未来。”

他很清楚他自己在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要为此付出什么。

未来女神凝视着他,良久后叹了口气:“窥探未来本是不被允许的。”她与她的姐妹对视了一眼,“这是我们的私心。但你仍将付出你的全部。”

他点点头。

索尔的一生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他看见索尔失去了一切,好不容易重燃的希望又被无情浇灭;他看见索尔获得了新武器但妙尔尼尔和他的雷神之力属于了别人;他看见索尔以他漫长的寿命一个个送走了复仇者们,最后一个人坐在奥丁死时的地方,露出一丝疲惫但释怀的笑容后慢慢消失……

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很少在外人面前失态。他背对着三位女神沉默了很久很久,吸了吸鼻子后转过身,眼眶还是红的。

他现在甚至连一个礼貌的微笑都扯不出来。

“跟他的未来一比,我所失去的东西还真是少啊。”他的语气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去吧。”现在女神似是有些不忍。


现在。

洛基站在大殿中央。他睁开眼,不舍在他眼中转瞬即逝。他又变回了那个聪明狡猾的诡计之神。“好了,现在,我最后的下场是什么?”他面容平静。

“洛基·奥丁森,邪神与诡计之神,你将被剥去神格,流放到黑暗之地,存在于永恒。孤独与恐惧会永远围绕在你身边,并在未来的轮回中不被召回。”过去女神的眼里有一丝怜悯,“准备好了吗?”

洛基笑了笑:“当然。”

现在女神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恕我冒昧,但你为何……”

“为何倾尽所有只为见他一面?”他低下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令人心碎的笑,眼里的温柔和怀念第一次全部倾泻而出:“他还欠我一个吻。”

“走吧。”洛基呢喃着,最后一句话随着身体消散在大殿里,

“你现在又多欠我一个拥抱了。”


   “操,怎么又输了,再来再来!”晨俊愤愤不平地返回主界面,刚想再来一局手机却被人抽走了。 

  暮硕无奈地把前者不知何时躺在他腿上的身子扶正,拿着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有些好笑地说:“这都几点了你还玩?你肚子不饿吗?”

   晨俊刚被扶起的身子又又倒在了暮硕身上,懒懒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快7点了啊,好像是有点饿了哦。点外卖还是你做?”

   暮硕认命地走向厨房,转过头问依然摊在沙发上的一团:“吃面吗?”

   “嘿嘿嘿……”晨俊不怀好意地笑了,“下面吃?哪个下面?”

  暮硕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滚吧你!”

  吃完晚饭,两个人又窝在了沙发上。

  “好不容易我们两个公司同时休假,也没做什么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晨俊略有些抱怨地说。

  暮硕一手拿着遥控器,一手无意识地捏着晨俊的脸颊,引来后者一阵不满,两只手胡乱地拍着:“手!撒开!”

  暮硕的手被张俊拍开也不恼,轻轻松松地把晨俊的两只手都压了下去,低下头亲了一口后者的额头,仍然看着电视:“没干什么怪我啊!你早上起那么晚下午大半时间又在打游戏,当然没做什么了。”

  “真无聊。”晨俊低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说谁,从沙发上跳起来走向卫生间,“我去洗澡了。对了,我衣服在哪儿?上次穿你的衣服大了。”

  “保洁阿姨应该把放在了客房里。不过她也不知道哪件是你的哪件是我的,你还是仔细找找吧。”暮硕应到,“要不我把保洁阿姨给辞了吧,这样找起衣服来太麻烦了。”

  他们俩到现在还没告诉家长在一起,直接导致他俩住在一起快两年了保洁阿姨还以为晨俊是租客,还经常对客房整整齐齐地样子感到惊讶并且赞叹这个小伙子真爱干净却不知道客房几乎没有用过。

  “没事没事。”晨俊转了个身走向客房,“我可不想自己收拾。”顿了顿,又假惺惺的说:“而且我也不舍得让你收拾啊!”

“屁!”暮硕笑骂了一句,“保洁阿姨的工资不是我付的啊!”

  “硕硕你居然骂我!你不爱我了!”晨俊贱兮兮地从卫生间里探出头,作西子捧心状,“你完蛋了我跟你讲,晚上不许上床!”

暮硕不想理他并且冲他翻了个白眼:“快洗去!”


  “你在里面磨叽什么呢?20分钟还没洗好?我还要洗呢!”暮硕冲着卫生间大喊。

  “怎么了我泡澡呢!这几天累死了泡会儿怎么了!”晨俊理直气壮地反驳,过了两秒又出声:“等不及了你进来一起洗啊!”

  暮硕没好气地回道:“快点!”

  “哎暮硕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来?”两人隔着一个客厅的距离相互斗嘴。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这两年你晚上自己一个人睡?”暮硕被气笑了,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卫生间走去,“还想在卫生间来一发?”

  “等等等我洗好了马上出来!”晨俊听见脚步声慌了,连忙三两下收拾好自己出了浴室,一看,暮硕还是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呢。

   晨俊松了口气,又返回卫生间拿了条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在沙发上坐下,还没等暮硕开口就提前出声:“好了好了,你不赶着要洗蛮,快点去洗去。”

    暮硕站起身来,无奈地盯着晨俊欲言又止,过了几秒还是默默地转身去洗澡了。

    10分钟后暮硕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着不知何时被扔在一边的毛巾叹了口气,捡起毛巾把躺在沙发上的晨俊拽起来坐着,认命地站在旁边给自家祖宗擦头发。








刘启好像真的是狗

不少神仙太太写那啥的时候都说刘启是狗......然后算了算发现如果2075年他21的话好像真的属狗.....

🐂🍺